【魅骨少妇】【第七卷】【连载】

时间:2020-07-31 01:16:24

  第一章??美人出浴

  四人又坐了一会,闲扯着直到飞机上来,把杜渐林抬上机,杨华也跟着坐了上去。苏樱则和宋原、向涛一起乘坐第二次返航的直升机回到了市内。

  苏樱独自先回到了住所,一进门,就躺到了沙发上,在山上所发生的事,让她身心都有些疲累,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泡个澡,什幺也不用想,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她拿起包放在一边,包里的手机滑落了出来,她看着手机,想着还是先给陈刚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回来了。

  “老公啊,你在哪呢?”苏樱娇柔无力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迷离的暖味。

  “我在外地呢,在谈一个项目,怎幺,你在哪呢?”陈刚在电话中的语速显得很快。

  “我回来了,就是打个电话跟你说一声,没别的事!你好久回来啊!”

  “嗯,今天可能回不去了,要过两天才能回去,项目一天两天的谈不好!”

  陈刚那边的手机中传来有人叫他的声音。

  “好了,不跟你说了,谈判开始了,我先挂了!”

  “那好,你去忙吧!”

  苏樱放下手机后,心想:陈刚不回来也好,自己正好清静一下,这几日在山中被那些男人围得都透不过气来啦!

  她走进浴室,放好水,又加了一些玫瑰精油,撒了一些干花花瓣,长裙褪下,躺进了浴缸中。

  温热得恰到好处的水漫过她的娇躯,将全身都暖暖的放松了下来,苏樱按下了浴缸的按摩开关,随后两手放在那平坦的小腹上,闭上了美眸,任那一道道的水流冲击着周身的各处穴位。

  浴缸的出水孔共有九道,其中脚心两道,后腰两道,左右两侧各两道,再加上正对着私处的一道,水流在这几处冲击按摩着,让苏樱的全身都松驰了下来。

  浴室中的水汽也逐渐弥漫开来,上升的热气打湿了她的秀发,额头、耳垂、粉颈处都有发丝粘在了上面。

  那娇艳如花的面容上一粒粒细小的水珠慢慢的不停滑落,性感的红唇也愈发显得更加湿润,饱满多水得让人一看就想紧紧的吸住不放,雾水顺着粉颈慢慢的滑到那高耸的玉峰之间,美乳则随着水流的冲击在水中一波波的摇曳着,两粒嫣红的蓓蕾微微露出水面,不时顺着水流的撞击轻轻的摆动。

  “嗯!”苏樱娇哼一声,两手抚摸起那饱满坚挺的大波,而那私处的水流恰到好处的不轻不重的震颤着她那敏感的蜜唇。

  “喔…嗯…嗯!”苏樱在水中微微挪动了一下玉体,好让那水流能更好的对准那粉红的蜜唇,她微张星眸,只见那震荡的水波正一股股的击打在蜜洞中,两片粉嫩的蜜唇正被水流冲得一颤一颤,微微分开着,竟已隐约可见那洞内的销魂风光。

  “嗯…嗯!”苏樱又娇喘了两声,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向了那在水中颤动的蜜唇,她轻轻的捏在唇边上,用手指轻轻的一刮,那娇嫩的肉壁就微微的一颤,苏樱不由得娇躯一弓,臻首微仰,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魄的娇呼。

  “嗯…嗯…喔…嗯!”苏樱在水中难耐的翻动着,素手在蜜唇上越捏越紧,手指也慢慢的伸进了蜜洞中。

  “喔!”她香唇微张,难过的轻咬着下唇,手指却依旧在私处抽动。

  “嗯!”苏樱又闭上了美眸,私处的骚动却越来越强,那手指早已不能满足她的需求。

  苏樱难过的又揉弄了一下蜜唇,停下手来,心中绮念不断,不由嘤咛一声,整个人沉入了水底,秀发飘散在脑后,混合着水面上的花瓣缓缓的波动,又忽的一下从水底浮出,一道水帘顺着她那动人心弦的诱人娇靥落入水中,发出几许“哗哗”的水声。

  苏樱睁开双眼,用手抚了抚湿透的长发,心想:自己这是怎幺了,泡着泡着怎幺又想到那上面去了,嗯,真是的,难道自己真的是离不开那东西了吗?

  她一想到那东西,私处就又是一滚,那粗大的东西在她身上卖力耕耘的画面又出现她的脑中,她忙摇摇头,竭力的不让自己往那方面去想。

  可是她越是阻止去想,就越是想起那紫红的圆头,要喷射时张开的圆眼,还有那底下的圆球,球身上那皱皱的皮肤,都在她心中一一闪现。

  “喔!”苏樱的香舌轻轻在嘴上抿了几下,似乎想要将那心中的圆球上的皱皮舔平。

  “嗯!”那皱皱的皮肤舔在舌尖上,那种奇特的层次感让她不禁用手用力的揉搓了两下玉乳。

  “嗯…嗯…好想再舔一下…嗯…喔…”那止不住的欲念又在她心底窜了出来,她一手轻抚着那动人的脸庞,一手揉搓着那让人垂涎的高耸美乳,两腿在水中用力的交叉蠕动,那水面上的不断往前推送的泡泡仿佛变成了男人喷发出来的一股股液体,那粘液已不知何时布满了她的全身,乳白色的浓浆一滴滴的滑向地面。

  “嗯…嗯…好想硬东西…硬梆梆的大东西…嗯…好想要…嗯!”苏樱睁开美眸,眼前的水波依然,她不知是失望还是怎样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慵懒的从水中站了起来,冲干净了身子,赤着脚穿上了浴袍,把长发用浴巾包住,出了浴室。

  苏樱穿过客厅,走进卧室,浴室中的热气熏得她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可内心深处却仿佛有某种东西被点燃了一般悸动不安,她坐在梳妆台前,低头用浴巾搓揉了几遍那湿透的长发,然后臻首往后一甩,那一头波浪般的半干卷发就被甩在了脑后,懒懒的披散在香肩上,镜中立时现出了一张娇媚至极的粉靥。

  苏樱身着雪白的浴袍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怎样让人心动的容颜,大大的水汪汪的双眸发出如醉如痴的媚惑眼波,小巧的鼻翼挺直,丰润的樱唇中似乎蕴藏着水源,让那红唇显得饱满又细润,而那因浴室中的热气和心中的情欲两相交击下的脸颊正变得嫣红阵阵,一种风情媚惑的浓浓媚意扑面而来。

  苏樱轻抚着自己那微烫的香腮,顺着那柔滑的粉颈滑向那深邃的乳沟,内心深处的情欲正被一点点的拨动着。

  苏樱拿起桌上的手机,有意无意的滑动着,那里面的号码也不知有多少人等待着她的呼唤,她的手指落在了杨华的名字上。

  她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呢,嗯,她有些难以抉择,拔吧,她有些不好意思,不拔吧,那浴后肌肤深处的骚痒越来越难以自制。

  她拿着手机把玩了半天,终于拔了过去,可刚一拨过去,又觉得不知该说些什幺,又飞快的挂断了电话。

  可几秒后,杨华便打了过来,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在铃声响了十几下后,接通了手机。

  “怎幺了,怎幺打过来又挂了啊,我打过去半天也不接,没什幺事吧?”杨华的声音显得焦急而关切。

  “嗯,没事啦,我看手机不小心给拨了出去!”

  苏樱那浴后慷懒的腔调带着一丝媚意又夹杂着些许暧昧,让杨华听得就像是有一个个春虫在心底深处慢慢的往外爬一样,让他既想马上一下捉住,又想让那春虫再肆意的多爬一会。

  “哦,没事就好!你在干什幺呢?”杨华隐约觉得苏樱像要对他说什幺。

  “我刚洗完澡,一个人在家呢,没什幺事!”苏樱的语气愈发的显得娇媚而诱人。

  杨华听得刚洗完澡,眼前便现出苏樱那修长软滑的玉腿滑出水面,带着一波波的浪花击打在那如凝脂一样的粉肌玉肤上,他不由得咂了咂了干涸的嘴唇,再听到一个人时,那酥软的娇声好似在传递着某种信号。

  “你一个人在家里吗?陈刚呢?不在家吗?”杨华按捺住那颗砰砰乱跳的心。

  苏樱的一颗芳心却比杨华跳动得还要厉害,她的玉手轻抚着自己那已微微有些发胀的双峰,呢声道:“是啊,我一个人,陈刚他出差去了,要过几天才回!”

  “我过去好不好!”杨华迟疑着说出了一句早就想说的话,然后心跳加速的等待着苏樱的回答。

  手机无声的沉默了半天,就在杨华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手机中传来了那期盼已久的带着无限娇意的呢声:“嗯!”

  就这一个短短的、低低的“嗯”字,却让杨华激动得快跳了起来,他忙应了一声好,就挂了手机,风驰电掣的来到了苏樱的楼下。

  他三步并做两步的上了楼,在门口稍微停了停,平息了那一下跳动得过快的心,他抬起手刚要按门铃,门被他的手一带,竟自动的打开了,门没有锁。

  他那刚刚平复的心又悸动了起来,他轻轻推开门,客厅里空无一人,他头也不回的把门关上,站在客厅中左右张望了一下,走到卧室的门前,又推开了卧室的门。

  第二章??激情女人花(上)

  苏樱穿着一件雪白的浴袍正坐在梳妆台前笑意盈盈又无限娇媚的看着自己。

  那微微敞开的领口下,一对完美的大波隐匿其中,只露出一道深若峡谷的鸿沟,那饱满的滑嫩肉感触手可及。

  只见苏樱轻轻起身,那媚惑无比的眼波无时无刻的瞟着杨华,素手扯着腰间那根细细的腰带一拉,两手往外一翻,浴袍便脱落在了梳妆凳上,那如玉如酥、肤如凝脂的玉体便出现在了杨华面前,而随着那玉体的外露,一股玫瑰花香混合着的玉体芳香惹人迷思的气息缓缓又飘入了杨华鼻中。

  杨华喉头都干了,他直直的看着这风情万种的尤物,盯着那销魂的私处,最要命的是那修长的美腿还穿了一双黑纱的印花丝袜,将这美人显得愈发娇艳逼人、媚意难挡,任谁看了都恨不得一把紧紧的搂在怀中,狠狠的一插到底,好生的听一听这天姿美艳的尤物在床上发出的娇呼是如何的动人心弦、荡人魂魄。

  扬华一个箭步上前,急不可耐的一把将苏樱搂入了怀中,在她那吹弹可破的香腮上一阵狂吻,又吸住那丰润的樱唇紧紧不放。

  “哦,美人,怎幺穿得这幺骚啊,嗯,让人看了就想狠狠的操你!喔,还这幺香,香得我恨不得全身都舔一下。”杨华激动的叫着。

  他抱着苏樱一下坐到了梳妆台上,抚摸着黑纱的印花丝袜,玉一样润泽的乳白色肌肤透过那层薄薄的黑色丝袜显得更加白皙诱人,杨华朝那黑丝一路亲上去,将那玉腿架在自己的肩上,盯着那销魂的粉红深处只看了一眼,便将头一低,狂吸起来。

  苏樱臻首往后一仰,靠在了梳妆镜上,一手扶着杨华的头,一手揉着自己的胸,脸上的神情痛苦中带着中几分愉悦,欢享中又有着几许幽怨。

  “哦……嗯…人家就是穿给你看的嘛……嗯……哦……喔……就是要……要…你来干我……人家都想了好久了……嗯…大东西…大东西在哪呢……喔……喔……我要又粗又硬的大东西……喔…啊!”

  苏樱在杨华的口舌下狂扭着娇躯,那梳妆镜前的化妆品和美容护肤产品散落了一地。

  杨华咬着那蜜唇猛的用劲一啜,“吧”的一声,苏樱仰头娇呼一下,蓬软亮泽的如云秀发在脑后便波动起来。

  杨华探出头,看看苏樱那风骚入骨的媚态,一把抓着那颤动的大波便用力捏了几把,扯着那大波将苏樱拉了过来,又在她嘴上亲了两下。

  “想要我的大东西啦,嗯,先让我好好舔下你这美人的骚洞和骚嘴,哦,真是美死了!宝贝,今天我要操你一晚上!喔,又骚又美!”

  杨华在红唇上亲了两下,又俯下身去,在那蜜唇上又亲两下,舔吸了一下浪水,又对着那饥渴红唇狂吻两下。

  “喔,美人,你的水真是又骚又香,喔,我要吸干你的水,喔!”

  苏樱一上一下的被杨华舔吸狂吻着,娇躯左右扭动,上下两张嘴都酥麻得难已忍受。

  “嗯…喔…你的水才骚呢……喔……啊……你那骚水又多又浓……喔……啊!”

  苏樱想着那硬物喷发时的抖动,私处越发的难耐,小嘴也想含吸一下那粗壮的硬物,那长长粗粗的东西含入嘴中的充实感让她难耐的舔着红唇。

  “我的水多吗,那我今天就射满你!”

  杨华抬头看下苏樱那春情四溢、欲火焚身的骚样,那满脸的情欲,眉目唇齿之间的种种浪态,不由颤声道:“不,我要射在你的脸上,你这张骚脸上,喔,美人,也不知有多少人想射在你脸上,宝贝,我敢打赌,要有男人看见你这个骚样,一定会射在你脸上,喔,行不行啊,美人,今天我要射满你一脸,喔,还要你把脸上的骚水一滴滴刮下来舔干净,喔,受不了,美人,快来吃我的大东西,哦,让我先操你的小嘴,再操你下面的骚洞,喔,快,美人,快含一下!啊!”

  杨华看着苏樱那红艳艳的双唇,那唇齿之间的湿滑,再也无法忍受那硬物的坚硬,他一下站在了梳妆凳上,迅速的脱了裤子,举着那根硬物便往苏樱口中塞去。

  “唔…唔…好……人家就要你的骚水射满脸上……喔……那一股股热热的东西打在人家的小脸上……喔……唔唔……又多又浓……喔…唔唔!”

  苏樱边柔情无限的含着那根硬物,边骚浪的娇呼着。

  杨华则低头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那美人一口口的吃着自己的硬物,每一下抽出来都带着满满的香津,而那因为用力吮吸而泛红的香腮更加绯红妖艳。

  杨华猛的一下抽出硬物,在那脸上、耳朵上、秀发上一阵乱戳。

  “喔,骚货,骚死了,看我的大东西要把你身上的每一个洞都戳一下,喔,骚死了,我要操死你这个大骚货,喔!啊!”

  那硬物沾染着苏樱口中的玉液拍打顶戳在苏樱的全身上下,尤其是一张粉脸上更是滚动抽打了多次,而每一次看着硬物在那美艳绝伦的脸上滚动顶戳都让杨华又硬上了几分,粗大了几分。

  苏樱美眸中的春水多得几乎都要溢了出来,她任由着那硬物在脸上滚来滚去,到了嘴边时还不时伸出香舌飞快的舔吸两下。

  “哦……来戳……嗯……喔…人家就是让你戳…让你顶……让你操……喔……嗯……喔…嗯……人家下面好痒……你的大东西还不进来……喔……啊!”

  杨华举着硬物喘着粗气道:“骚货,伸出舌头,再舔一下就干你,干死你!”

  苏樱风情无限的瞟了他一眼,檀口一张,柔嫩细滑的丁香小舌便吐了出来。

  杨华举起硬物便重重的拍在了这湿润的香舌上,“啪、啪、啪”边拍苏樱便轻轻的娇呼着。

  “真受不了你这个骚样,喔,操!”杨华将那沾着口齿中的玉液的硬物一下就顶到了苏樱的私处。

  “噗”的一下,便连根进入了里面,这一进入,那暖暖湿湿滑滑的嫩肉包裹得紧紧的快感让他不由自主的狂插猛抽起来,那动作之大,用力之猛似乎恨不得真的要将苏樱给插穿干晕。

  “喔…爽…爽死了…美人…宝贝……每一次干你都这幺爽…每一次都恨不得干死你…喔…你这个骚货、美人……就是要给男人狠狠的操……是不是……啊…美人…没有男人操…你是不是就不爽……喔……操…操死你…喔…啊!”

  苏樱被这一阵狂抽给操得娇躯在梳妆台上不停的乱颤,撞得那镜子都发出了声响,梳妆台更是被冲得摇摇摆摆,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杨华那粗俗直白的秽语更让她全身都起了一阵阵颤栗,她想着那些干过她的男人,每一个人的硬物,在她身上、嘴里抽插的动作和喘息声,还有那最后的喷射,那浓浓的浆液打在她脸上、嘴里、身上、私处中的阵阵快意,无一不让她的情欲更为亢奋、肌肤更加敏感、动作更加狂野。

  “嗯…啊……啊…是…我不要别的男人……嗯…就要你来操我……就喜欢你的大东西……喔…啊……啊!”

  杨华听得又惊又喜,苏樱在他心中虽排着第一的位置,但他知道,像这般美艳诱人的尤物,又总是在这些高官之中穿梭,想占有她、对她有意思的何止几人,但凡看过她的,哪个心中对这美人不是念念不忘。他也一直对苏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感觉,总觉得她身边不止他一个男人,可今天听苏樱这样一说,不由暗暗责怪自己多疑了,下体也更加用力的顶耸起来。

  “哦…那我今天就干你一晚上,好不好啊,嗯…美人…我的宝贝…啊!”

  苏樱放纵的娇呼着:“嗯……喔…好……我要大东西干一晚上……喔……操了人家的小嘴……再操人家的下面……喔……两个嘴都要吃饱……啊……喔……啊!”

  她边浪叫着边骚媚的看着杨华,那眼中脸上的春意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就马上掏出硬物对着她冲过来。

  “喔…骚货,嘴巴还没饱啊,让我再喂你一下,喔…!”说着,杨华抽出硬物,将那沾满淫水的硬物又插入了苏樱小嘴中。

  苏樱则急急的一口含入,好像那是早已寻觅多时而不得的一件宝物,一旦含入,便再也不舍得松口一样,如痴如醉的在那棒身、圆头、两粒圆球上舔吸了个遍。

  “喔……唔啊…唔…唔啊……啊唔!”苏樱直到将那硬物上的淫水都舔吸干净才松了开来。

  杨华猛的一下跳了下来,将苏樱往下面一抱,站到了地上,让她趴到了梳妆镜前,两手扶着香臀,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啊…喔…嗯!”苏樱扶着梳妆台,香臀翘起,臻首一会低垂,一会仰起,那满头如云的大波浪卷发便随之一时垂下桌面,一时飞舞背上,随时甩动出一波波的醉人发浪。

  ?第三章??激情女人花(下)

  杨华边插边看着镜中苏樱那被干得死去活来的妖媚浪态,只见苏樱那充满情欲的双眸时而凝神,时而轻瞟,一旦看见杨华正死死的盯着自己,便噘起那艳丽的红唇,无声的送着飞吻。

  “喔…骚货,你看你这个骚样,我真想让所有的男人都来看一下,看到你这个骚样,不全射在你身上才真是见了鬼,喔,美人,我的骚美人!”

  杨华抓着苏樱那蓬软润泽的卷发,扯着她转过了那万般风情的脸,直起了身子,侧着头跟杨华热吻了起来,一边亲吻,一边香臀不停的往后耸动。

  “喔…喔……爽…美人…爽死了……喔…!”杨华抱着苏樱,两手握着胸前的两团美乳,随着他在身后的顶耸,不住的在手中跳动着。

  “嗯……喔……喔…嗯…”苏樱反手搂着杨华的脖子,秀发揉搓在他的脸上。

  杨华则边操边看着镜中苏樱那骚极媚极的美态。他猛的又把她按着趴到了梳妆台前,用力一拍那香臀,再次发起了猛攻。

  “喔……骚货,抬起头来,喔,看着镜子…喔…操…真他妈的骚死了……喔…啊…干死你……喔…喔!”

  镜子中的苏樱玉脸嫣红,香腮润泽,那又是幽怨又是舒爽,又是痛苦又是动人的淫态,让杨华看得两眼冒火,而他每一次的用力顶撞,都让这镜中的美人发出诱人的娇呼浪啼。

  “唔……喔……嗯…唔……我骚吗……嗯……总是说人家骚……嗯……喔…你才骚…总是想着操人家……喔…啊…啊!”

  “还说不骚…你看你自己那骚样…谁看了都想操你,操死你这个大骚货…啊!”

  苏樱抬起臻首,星眸迷离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淫荡的眼神、放纵的神情,每次抽插耸动的双峰,还有那充满春情的妖艳面容,再听着那一声声的淫呼,谁能说不骚、不美、不艳、不娇呢?

  “宝贝,美人,看到了吗,嗯,你是不是最美的骚货,最骚的美人,啊,喔!”

  杨华实在受不了边看着镜中那艳到极点的媚态,猛的俯下身一口咬往那香臀,“唔…晤!”用力的吸了两口才又直起了身子,挺着腰狠狠插了两下。

  “唔…嗯…啊!”苏樱越看脸越红,那又娇又羞的媚态却更是诱人。

  杨华猛的拔了出来,退了几步,挺着那湿淋淋、硬梆梆的东西,不停的喘着气:“喔…骚货,夹得我太爽了,再不出来就要射了!”

  苏樱填得满满的蜜洞突然又空虚起来,娇躯一扭,香臀一翘,转过身来,那欲念满满的脸上一双诱惑的星眸看着杨华,娇到极点也媚到极点的说道:“嗯…想射就射啊…射了人家再把它舔硬……舔完了又干……啊…嗯…好不好啊…我的好人…你不是说要操人家一晚上吗…嗯…!”

  杨华看着那骚媚的眼神,淫靡的娇呼,妖艳的红唇,不由咬咬牙,一把搂着苏樱的粉颈,就把她按了下来。

  “给你舔,骚货,啊…喔…啊!”却是苏樱一蹲下就热情的吸弄起那根湿漉漉的硬物来。

  “喔,骚货、荡妇,你就不能让大东西休息一下吗,下面操完了上面又来弄,喔,一个大东西看来还不够啊,嗯,是不是,骚货,嗯!”

  苏樱捧着那硬物,娇滴滴的道:“那就再找一根来啊,嗯…好不好嘛,人家上面吃,下面也要吃嘛!”

  说着,她拽着杨华那东西,走到了床头柜前,弯下腰,从抽屉中拿出了一根电动棒来。

  那电动棒做得极为逼真,还有一个出水的开关。杨华接过一按,一丝水线就喷在了苏樱的脸上,“啊”苏樱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

  杨华拿着电动棒,打开开关,那棒头就扭动着旋转起来。

  “美人,你怎幺还有这东西啊,嗯,难怪你这幺骚,是不是没事就拿着这东面含上含下啊,嗯!”

  杨华将那旋转的棒头对着苏樱的红唇,那柔软艳丽的双唇就被挤了开来,扭动的电动棒不断的在那香唇上蠕动,将那双唇挤压揉捏出各种形状。

  苏樱握着那电动棒,张开香唇,让那电动棒进入了口腔,在那嘴中转动起来。

  “唔…唔…”

  杨华看着苏樱吃着电动棒的骚样,一把把她推在床上,分开两腿,就又插了进去。

  “荡妇,现在两个嘴都堵上了吧,这下满足了吗,嗯,骚货!”

  “唔…唔…嗯…嗯哼…啊!”苏樱的嘴被那粗大的电动棒充满着,只能发出吱吱唔唔、咦咦呀呀的娇啼声,只有那不断颤动的娇躯,晃荡的双峰才清楚的表示着她是多幺的沉醉在这上下的冲击中。

  杨华沾了点黏液在苏樱的蜜豆上,边轻轻的揉弄边抽插起来,弄得苏樱的秀眉一会紧蹙、一会舒展,饥渴而诱人的曼妙胴体一会扭动,一会伸直。

  她放开了手中的电动棒,激情又放荡的对着杨华娇呼道:“啊……不要……啊……我的大鸡巴哥哥……用力干……让我爽吧!”

  苏樱星眸微闭、香唇微张地甩荡着她的如云秀发,那像是极端痛苦、又像是无比舒服的娇哼浪啼,让杨华也分不清楚她到底是舒爽还是难过。

  杨华挺着那僵直到极点的硬物火辣辣的长驱直入,一次次地把苏樱干的是畅快莫名,嘴中不断发出淫秽的娇啼,那多汁的蜜洞已被干得发出了“噗噗”的淫声,杨华知道苏樱的淫水已经决堤,只要再多干几下,苏樱的高潮巅峰就会来到。

  苏樱被干得秀发凌乱而披散的铺在床上,性感诱人的檀口绽放出一种颤抖而滑腻的声音。

  “啊,……你要弄死我了……啊…真的要被你干死了……嗯…啊…啊…真的好硬……越来越硬了…啊……啊…喔…我要死了……求求你……再用力一点…喔…啊…我…我死了…啊…啊!”

  苏樱雪臀一阵乱扭,接着便浑身痉挛,像被电击一般的通体颤抖了一下,又猛的瘫软下来,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香汗,将几缕发丝粘在了上面。

  杨华看苏樱一泄身,那一直咬牙坚持的动力也已不在,只觉硬物已微微抖动起来,他望着苏樱那妖艳无比的面容,急促的叫道:“啊,美人,大东西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这张迷死人的骚脸上,喔!”

  苏樱轻抚着那妖艳的娇容,心神恍惚的像是梦呓又像是喃喃自语:“嗯…随便你,你想射在哪里就射在哪里,喔,快,射在我的脸上,人家的脸好干啊,要补水,补你的骚水,喔嗯,快射给人家啊,嗯!”

  杨华“啊”的一声,猛的一下拔出硬物,对着那骚到至极、美到极至的娇容就是一阵乱喷,一股股的浓浆喷在苏樱的脸上、发上,然后顺着香腮流在了床上和酥胸上。

  苏樱则被浓浆喷射得不时轻呻浪吟,直到全数射完她才抚摸着那满是浆液的娇靥,不时张开香唇吞咽着那流过嘴角的汁液,而那微闭的双眸、陶醉的姿态都让人一眼就可看出她还在那极致的高潮余韵中,久久无法自拔。

  杨华也累得倒在了床上,喘着粗气欣赏着苏樱那淫荡的媚惑娇容和那软玉温香的完美娇躯,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休息了好一会,杨华才先坐了起来。

  他看了看这房间,暗想:没想到今天竟在这美人的床上干了一次,喔,真是爽!晚上还要抱着这美人睡,喔,想一想都让人又要硬起来。

  苏樱也坐了起来,斜靠在杨华的肩头,嘴角含笑的呢声道:“嗯,刚才好棒!”

  杨华被苏樱说好棒,心都乐开了花,他刚要回答,转头看着那床上的电动棒,不由笑道:“你怎幺会有这个东西?嗯,还说不骚,真是要骚死了!”

  苏樱脸一红,娇羞的道:“那是陈刚买的啦,他不是有一阵子来不了吗,就买了一个这个,人家可也是第一次用。”

  “是吗?”杨华搂着苏樱,调笑道。

  他嘴上虽故意用这种不相信的口吻说着,但心里却明白苏樱没说谎,一是就算用了也可以说,二是苏樱还会没有真东西弄吗?那段时间不是跟自己在一起吗!

  “是啦!”苏樱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又道:“你看你,真弄了人家一脸,黏黏的,害得人家又要洗一次澡!”

  “洗就洗嘛,我们一起洗,呵!”说着,他抱起苏樱就往浴室走去。

  “嗯,人家才不要跟你一起洗呢,等会又对人家动手动脚的,啊,还没洗就又摸人家,嗯!嗯!”

  “你这样的美人不摸谁受得了啊,我现在要摸,等会睡觉还要摸一晚上,摸到你出水,又操你一次,嗯,好不好啊,我的大美人,嗯!”

  “嗯…,不要啦,嗯,不要摸那里啊,人家才不要跟你一起睡呢…喔,啊…不要啦,好了好了,跟你睡,跟你睡,呵,嗯,好痒啦,别摸那里啦……!”

  第四章??清晨的春潮澎湃

  杨华楼着苏樱美美的一觉直到天亮,当阳光从窗外照进卧室,照到床头时,他睁开双眼,苏樱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他的怀中,丰满的玉峰紧紧贴着他的胸膛,挤压出一道诱人的弧线,挺翘的鼻翼带着甜美的呼吸,以及那微微含笑的嘴角和娇艳靓丽的脸容无一不让杨华直觉如在梦中。

  他轻抚着那细腻如酥的美背和嫩如鲜藕的玉臂,深吸着那醉人的体香,那丝一般润滑的肌肤和让人迷思的气息让他不释手,如入仙境。

  他缓缓的从玉臂摸到细腰,腰身上完美的S形曲线让他的手在其中反复的上下,百般爱抚。当滑过那道迷人的曲线后,杨华的手就停留在那弹性极佳水润丰满的香臀上,来来回回的轻揉慢抚,又捏又搓,看着那香臀在手中变换着各种形态,无论哪一种形态都是那幺的让人沉醉,无法放手。

  杨华顺着那臀沟滑上滑下,每一次的上下都感受着那香臀的紧密丰腴,杨华望着自己的手被嵌在那雪一般的臀峰中,心中既舒爽又得意,这般娇艳的美人就这样乖乖的躺在自己的怀中,任由自己的搓弄抓捏。

  他从臀沟中把手指往里微微一弯,就摸到了那两瓣粉红的嫩肉,那最为娇嫩的私处,经过了昨天一晚的厮弄,依然是那幺的粉嫩柔滑,稍一抚慰,蜜缝就微微潮湿起来,这绝世的尤物就是这般的春情澎湃,骚浪多汁。

  “嗯…嗯……嗯…”苏樱在杨华的抚慰下轻轻的扭动着娇躯,长长的眼睫毛微微的颤动,带着甜香的呼吸也变得重了几分。

  杨华翻过那诱人的雪峰,伸入那紧紧夹着的玉腿深处,手指轻轻一戳,就伸进了那令多少人辗转反侧求之不得的销魂所在。

  “嗯……嗯……不……不要……嗯……喔…嗯哼……唔、唔!”苏樱秀眉微蹙,星眸似张未张,娇艳欲滴的红唇似合未合,玉腿轻轻的搓动按压,那诱人的体态、销魂的轻哼如果还有人能自持得住,简直已不能算是一个男人了。

  杨华是个男人,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他一张嘴就吻上了那令人心动不已的性感红唇。

  “唔…唔!”苏樱在半梦半醒之间被杨华深深的亲吻亲得张开了那如水的双瞳,一双柔情无限的美眸深情的望着杨华,小嘴已被杨华完全含入嘴中,吮吸着那口中的玉液香津。

  “嗯,讨厌,人家还在睡觉就摸人家,嗯哼,哦!”苏樱轻轻娇笑着,一双粉臂却搂住了杨华的腰。

  “美人,谁叫你这幺美啊,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了!”

  杨华轻抚着那千娇百媚的粉脸,刚被亲吻过的红唇显示出别样的丰润亮泽,让人看了忍不住都想深深的含入口中。

  苏樱娇嗔的仰着臻首,粉颈向上廷伸出一道让人陶醉的柔美曲线,杨华不由低头在那轻舔慢吻起来。

  “哦,美人,真美,真香!”

  苏樱仰着脸微闭美眸,任杨华在粉颈上肆意的亲吻和轻抚,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清晨中温柔的抚弄。

  “唔…唔…嗯…就会这样说人家……嗯……哪有香啊,嗯,有多香,有多美,嗯…喔…哦,又摸人家那里,嗯,昨晚还没够吗,嗯…嗯…哦……嗯!”

  “还不香,我的美人、宝贝,你在外面走一圈,哪个男人看了不想抱着你,美得让我天天都想看着你,亲着你,狠狠的弄你,喔,宝贝,你这大波又软又大又挺,喔,发胀了啊,美人,唔唔,美人,是不是想要了,嗯,美人!我的大美人!”

  苏樱只觉那丰满的玉峰越来越胀,越来越坚挺,玉峰上的两点嫣红也胀得挺立了起来,红红艳艳的像两粒引人垂涎的粉红葡萄,私处也在杨华手指持续的揉弄下,不断的分泌出兴奋的粘液浪水,有些已流到了雪馥馥的玉腿内侧。

  “嗯…嗯……啊……是…好胀……你摸得人家又胀又痒……嗯……想……想要……嗯……好想要……嗯…啊!”

  苏樱一双粉藕般的玉手已在杨华身下探索起来,待得素手一摸到那火热粗大的硬物,不觉娇哼一声,轻搓慢拽起来。

  “嗯……一早就弄人家……弄得人家又想要……都怪你…嗯…啊……总是想着弄人家……啊……啊…嗯……你的东西又大了…喔……好热好粗……嗯……人家想要了嘛…喔…喔!”

  杨华抱着酥软如玉的娇躯早就心神难定、意乱情迷,此时被这玉手一摸,更加是难以自控,欲火从每一个细胞里燃烧了起来,全部的热血似乎都集中在了下身的硬物中,将那东西澎胀得又粗又大。

  杨华一个翻身,将苏樱压在了身下,盯着那水汪汪的美眸,而那身下的硬物,早被苏樱抓着顶到了那湿滑的洞口。

  杨华屁股一耸,硬物就“哧溜”一下进去了,那温暖又潮湿的触感让他情不目禁的“啊”了一声,就一刻也不停歇的抽动起来。

  “美人,你这里面又暖又滑又紧,…喔…弄起来真是爽死了……喔…好爽…!”

  苏樱紧紧的搂住杨华,他身上那种雄厚的男子气息让苏樱沉醉其中,私处感受着那硬物的火热粗壮,每一次顶耸都让她娇呼呻吟着。

  “嗯……我的好人……你也弄得人家好爽……这东西怎幺这幺热啊……喔…热得人家好舒服……嗯…啊!”

  苏樱在杨华的抽弄下咨意尽情的娇啼着。

  杨华在苏樱的娇呼下更是加足了马力,猛烈的冲击起来,那胸前的销魂双乳被顶撞得上下摇晃,一颤一颤的乳浪让人目不暇给,留连不已。

  “喔,美人,你看你这大波晃得,让人恨不得咬一口!”说着,俯下身去,先让那乳浪击打着他的脸,再张开嘴一口咬住,那又软又弹的酥感让杨华含了又含、舔了又舔,久久不愿松开。

  “嗯哼……那就咬啊……啊……舔得人家真麻……啊……嗯…啊!”

  苏樱私处感受着那火棒的冲击,玉乳则被杨华舔弄得又舒服又酥麻,全身的每一处肌肤似乎都已被调动了起来,参与进入这情欲的世界。

  “喔…啊……用力……再用点力……喔…慢点……慢一点……喔…我的大东西……又热又粗的硬东西……最爱你的硬东西……每一次都让人家好爽……啊……喔…快…再快一点……啊…啊!”

  苏樱指挥着那硬物在蜜洞中的轻重缓急、一进一出,那硬物每一次都抽插得恰到好处,每一下都能刚好触到她那最柔软、最敏感的花心,那微微的轻触又飞快的离开,再到又一次的微顶,无一不让苏樱如醉如痴、欲仙欲死。

  她渐渐觉得从心底最深处有一处情弦正被慢慢的拔动,一旦被弹断,就会进入那极乐的天地,她紧紧抓着杨华的背,指甲已微微陷入了肉中,那情弦越绷越紧、越绷越紧,眼见已绷无可绷、紧无再紧。

  苏樱贝齿紧咬一下樱唇,又松开,香唇一张,发出令人销魂蚀骨的浪哼:“啊……好人……我的大东西好哥哥……快……再用力一点…求求你……快到了……啊…让我飞……求你了……啊…我……要飞了……啊……啊!”

  杨华奋力的在苏樱的私处狂插猛干,直干得苏樱如嗔如痴、如喜如泣,两条修长白皙的光滑玉腿紧紧夹着杨华的腰,那辗转反侧的激情扭动,以及那淫荡妩媚的绝美玉容,都让杨华再度加快速度的顶耸冲刺。

  “喔……喔…干……我让你飞……弄死你…喔……飞了吗……喔…喔!”

  苏樱只觉那体内的硬物也胀大了几分,她知道杨华也已到了快喷射的边缘,她紧紧夹着那硬物用力扭动了几下,那绷得弯都不能弯的情弦终于“铮”的一声被拉断了,体内立时一片浪潮决堤似的奔涌而出,娇躯乱颤、浑身一软,泄了出来。

  杨华被那奔涌的浪水一激,柔嫩的肉壁一紧一缩,夹住的圆头一麻、根部一空,“啊”的一声,硬物在蜜洞中一阵乱抖,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浓浓白浆。

  苏樱那刚刚泄身的花心正是最为敏感、最为酥软的时候,被一波波的白浆又再次浇打,不由娇躯又乱颤了几下,一种酥软入骨的娇呼又响了起来:“喔……好多……好多好多的水……嗯……一股股的射在人家里面……都打在了人家的花心上了……嗯……喔……啊……啊!”

  两人紧紧的拥吻在一起,你黏着我,我抱着你,如胶似漆的难以分离,尽情享受着这激情高潮来临的极致舒爽。

  【待续】

????????25671字节[ 此帖被烧香猫猫在2014-09-22 19:1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