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训练学园】【1-10章】【完】

时间:2020-07-31 01:16:35

  1进入校园

  我带着充满恐惧的心情,站在一处旧的公车站牌前,候车。不是公车,而是校车。来自一所我百般不愿意就读的学校。

  几个月前的我绝对想不到,我现在所面临的这种窘境;更绝对想不到,我的后半生会被简单的一张信纸给毁了。

  那封信其实是一封入学通知,更确切的说法是,那是一封卖身契。新学校是一间私人开设的「国际」学校,从那毕业的学生都会被送到各国「工作」。虽然薪资优渥,但以后就没有返家的机会了。

  能够到国外工作,虽然听起来非常诱人,但如果知道是什麽样的工作,大概没有一个女孩子会想要有这工作机会。但每一年还是有极少数被迫入学的倒霉鬼,偏偏我便是其中一个。

  那封信纸现在就在我手上提的小提包内,那提包是我现在唯一的财産。

  在我身旁有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长发女生,双眼恍神地望着地面,会让我注意到她的原因是,她跟我很相像,在这个本来今天不该有班车的站牌前等候,神情也带着一点哀伤。

  (难道她跟我相同处境?也要到那所「恶魔学校」?)我心里一直在思索着,如果是的话,那麽她将很有可能是我未来的同学,而我也可以藉由跟她聊天陪伴来减缓自己对未来与未知的恐惧,相信她也很需要如此。但如果不是的话,那无疑是让自己墬入更深的深渊,况且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怎麽开口询问。

  但这问题在不久后获得了解答,一辆巴士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车门缓缓开啓,一位中年女子拿着一叠纸走了下来,瞄了一眼那叠纸之后,又看看我们,开口说:「曾O晴。」我身旁那位女孩剧烈颤抖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我…是…呜…」竟然哭了起来。

  (# 名字中间会留空是爲了避免「撞名」惹来麻烦,况且以后用到名字的次数也不多)

  中年女子也没有理会她,又说:「黄O莉。」那是我的名字,我答话时才发现我声音也哽咽了。

  「上车吧!」中年女子先走上车去,留下我们两人对望,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对望,她跟我以及所有会坐上这班车的女孩一样,都是长得标致又拥有着好身材的女生,没想到这本来应该招妒的条件却先给我们招来了厄运。她眼眶还有点湿湿的,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增添几分令人不舍的可。我看见她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声说着「走吧!」便走进车中。

  车上布置跟一般的巴士也很像,但是走道前面却设了一道门,一道铁门。我们听从指示进入铁门后,中年女子就在我们背后将门上锁。

  座椅都是两两并排,放置在走道左右两侧,但是墙上没有窗户,整辆车的光线都是靠车顶的灯光。除了我们之外,车上已经先坐有十多位女孩,有些在跟坐位旁的新朋友聊天,有些则是靠着椅背而睡,但更多的是坐立不安的扭动。

  我们两人挑着两个并排的空位坐了下来,车子的摇晃让我们知道校车已经重新发动,载我们离开我们熟悉的世界,载我们离开希望…在车上,我开始跟身旁的新朋友聊起话来,刚刚唱名时我有记住她的姓名,之后我都称唿她「晴晴」,而她也昵称我「莉莉」。之后我们在聊不完的话题中度过了车上时光。

  聊天中,我知道了她的成长背景,她本来是学舞蹈的,高中时还曾代表参加舞蹈比赛,虽然没有得名,但也是倍受肯定。不过她也面临到跟我一样的窘境:

  考大学失利!对于现在讲求高学历的社会来说,没有达到学士以上的学历,那麽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找到工作。而且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收到了这封入学通知。

  这间学校虽然是私人开设,但创办者已经是富可敌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爲了成功开设这间学校他也花了不少心力去关说,美其名是让「进学挫败又无法找到理想工作的女孩们可以发掘新的一技之长」,实际上却是把这些无处可去的女孩子推入地狱深渊。

  爲了避免跟政府直接相对,这间学校很巧妙的锁定家境较差的家庭,如果有高中刚毕业没有办法升学的女孩子,只要姿达到水准以上,就很有可能成爲目标。寄出优渥的「奖学金」条件诱人心动,同时也会对各企业施压,让这些女孩子们更难徵到一份正当的工作,一般企业可都不敢忤逆这随时可以把自己并吞掉的巨兽。这半诱半迫的方法成功让大多数被选上的女孩们都没有拒绝入学的权利…

  而进入这所学校就读的女孩子们,便从此与之前的生活脱轨,在那不但是强制住校,甚至连年假假期也不放人离开,如此度过三年时光后,还必须被迫接受分派的工作,这些工作通常都是在国外的,出了国后也没有任何回国的机会了。

  将自己女儿送来这所学校就读的家长,就像是卖掉一个女儿一样,女儿在外赚的钱都会透过学校送回来给家长,但却无法收到半点女儿的音讯,甚至连在哪里做什麽工作也不得而知。

  我的父母就是类似这种心态,虽然诸有不舍,但我留下来只会是个沉重的负担,相反地,我的离开可以减轻他们很大的经济压力,经过几次讨论后,原本顽强的我也只能点头答应,不过父母却也在劝成功后泪崩了。

  晴晴在这一点就跟我不同,她是主动跟父母提起的,尽管她父亲说甯可少吃几口饭努力维持女儿的将来,晴晴还是毅然下了这样的决定,还分析了自己的想法给父母,她很了解,当这封信寄到她手中时,就已经宣告了她不会有什麽将来了。

  一路上,我跟晴晴越聊越热烈,像是两个高中女生聊着各式各样的话题。校车停了几次,也有不同的女孩子陆续走上车来,现在车上大约有三十位女孩,有个女孩坐在我们后面,不久也加入了我们的话题,她叫小可,长得娇小可爱,要不是因爲早先知道这车上的女孩子都已经是读完高中之后,从她的外表可能会以爲她还是个国中生而已。

  看着小可,让我感觉好像自己变成了姊姊,从小就是独生女的我,在失去家人后忽然有种把她错置成我妹妹的想法。而也许我并不知道,小可的出现也给了我一种安全感,看着她那天真可爱又活泼的模样,实在很难跟接下来要面对的命运联想在一起。然而,我也还不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是怎麽样的「地狱」,也不知道,这麽个活泼可爱的小可,在不久之后会变成怎麽样…就这样在车上度过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当车子再次停靠时,我们本来也以爲是又有其他同学要上车而不以爲意,哪知上来的确是刚刚那位中年女子,说:「各位女孩们,我们车子已经到达校门口了,待会请点到名的女孩下车接受检查,还没叫到名字的女孩就在车上静静等候。」

  我们的聊天突然中断,脑袋一阵轰鸣,短短几句话就把我们从遥远的美丽画面拉回到现实,我感觉到有种狠狠坠地的滋味。

  中年女子已经先叫了三个女孩下车,车上的我们全都沉默了,等待她下一次的唱名,那已经是大约十分钟之后的事了,而刚刚下车的三个女孩并没有回到车上。就这样,在车上的我们不知道车外的情况,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车上越来越少人使得不安与恐惧被无限拉长放大。我们三人六手紧紧握在一起,我可以感觉到从她们手上传来的力量。

  终于,我的名字再次从中年女子口中念出,同时小可也被点到了,我们三人组顿时只剩下晴晴一人还得在车上煎熬,晴晴已经无法掩饰她的恐惧,不过她还是热情地给我跟小可各一个拥抱,我跟小可也手牵手,与另一位女孩一起走下车。

  下了车,「监狱」这个词忽然浮现在我脑中,车子停在一处像是未经开发的山林地,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小小的方形屋,屋子的两边延伸出一面长长的高墙,延伸到我所看不到的距离,墙上还缠有着铁丝网,看来一旦进入这里,要想逃出去真的难如登天了。而就算翻过这道墙,附近除了远方少数几幢豪华的别墅之外,就没有什麽建筑,我们也完全不知道回去的路,万一路上被逮到抓回去,只会有更悲惨的下场。

  那间小方屋有扇厚铁门,现在正敞开着欢迎我们的到来。中年女子带着我们三人,走进了方屋之中。

  小方屋虽然不大,里面却有不少人在那里等着我们,中年女子示意我们面向着墙壁分开排排站,我们就定位后,就有九个高壮的男人分成三组朝我们走近。

  「入学通知。」我身边的其中一个男人说着,我赶紧拿出那封「恶魔契约」递给他,他瞄了一眼后就把它扔在一旁,他对我的兴趣远大于那张纸。

  「身分证明文件。」那个男人又说,我又快速将我的证件递给他,他确认后朝着另外两个男人点点头。

  「有没有携带什麽违禁品?」这次是换另外一个男人发问,我想答话却发现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摇头表示。

  「把提包给我后,双手高举过顶,两脚张开,不准乱动。」我只好听令交出我最后的财産:提包,然后照着他说的话,摆出那羞人的姿势。

  而这时,那三个男人已经不闲着了,接过我的提包的男人把提包中的东西都倒出来彻底检查,而另外两个男人,竟然就一上一下的对我进行搜身。

  刚刚被命令摆出这动作时我就大概猜到会是这种情形,所以虽然第一次这样让两个男人上下其手,是说不出的羞耻与恶心,但还是硬咬着牙忍耐,旁边的小可就不是了,她拚命扭动身躯,浑身不自在的表情写在脸上。「啪」一声清响,负责搜她身的其中一个男人已经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叫你不准乱动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再动我就把你吊起来!」

  这一巴掌把小可半边的脸颊打红打肿了,她也吓得不敢乱动,只能低声抽泣着,我看到这景象也吓到了,这麽可爱惹人疼的小可,那些人竟然不由分说就一巴掌打下去,以后我们都要过着这种暴力屈辱的日子吗?

  胸部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触感把我的思想又拉了回来,我上半身的检查已经来到了胸部部位,那个男人竟然趁机搓揉起我的胸部。「美女,你这胸部保养得不错喔!」那名男人猥亵地说着,双手也更加用力。

  「住…手…」我勉强压低声音恳求,怕其他人会发现这羞耻的画面,小可因爲被打了那一巴掌还在自顾自地低头掉眼泪而还没发现我这边的异状,而检查她的男人似乎也对小可的胸部不感兴趣。而另一个女孩离我比较远也不熟,我看过去才发现她的胸部也跟我一样正受着身后男人无情的摧残,她紧闭着眼忍住这一番屈辱。

  「怕被发现吗?」检查我胸部的那男人忽然在我耳边低声说,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连嘴巴都不敢张开,只能急忙点头,终于等到他的手离开我的胸部到达我的腹部。

  哪知道当我身体一松懈,他的手快速往我的胸部用力一捏,我无法克制地「啊」一声,音量已经大到整间屋子的人都能清楚听到,而我听得清楚也听得更丢脸,那一声有三分的惊吓与疼痛,却有七分的淫荡

  因爲这一叫出声,另外两名女孩也注意到我这边,不过跟我目光交接后就又赶紧转回头,她们知道、了解,也默默承受着相同的处境。

  不过这一下得手也让那男人玩够兴了,现在开始检查我的腰身。这痒得我差点笑出声来,不过下半身同时却传来更可怕的感觉。

  刚刚上半身检查到胸部时,下半身的检查还停在脚踝跟小腿一带,虽然还是令我很不舒服,但远远不如上半身强烈。但现在已经调换过来,当上半身的检查到了腰身时,下半身的手已经伸向了大腿内外侧,而越来越逼近股间隐私地带的刺激让我可以很明显感受到双腿正在剧烈颤抖,但同时也让下半身的感觉更加强烈。

  男人也清楚这一点,刻意放慢速度,一双手伸进我裤子口袋中乱摸。虽然大腿外侧的感觉较没内侧敏锐,但是口袋与肌肤就只有薄薄一层的布料,我已经可以感觉到他双手的体温。

  「啊!」又是一声惨叫,但这次是从小可那里传出来的,我转头过去,看到检查她下身的人正在亵玩小可的屁股,一只手已经不掩饰地抚摸小可的私处了。

  「大哥,进度这麽快啊!」检查另一个女孩下身的男人笑着说,因爲那个女孩是穿着一件及膝裙,他的双手都已经没入女孩的裙中了。

  「谁叫她腿短呢!」检查小可的男人故意说来羞辱小可,还不忘拍打小可的屁股一下,小可也只能以哭泣声表示无声的抗议。

  「轮到我们了喔,美女!」检查我下身的男人站起身对我说,两只手已经袭向我的臀部,虽然我知道这迟早会发生,但是屁股第一次让人乱摸,尤其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体还是反射性地扭动起来。

  那男人也没说什麽,只是拍打了我屁股一下,就继续抚摸甚至揉捏我的屁股。

  每当我又有扭动的动作,他就又打了一下,就像是不听话受到惩罚一样,这样的羞耻让我只好乖乖放弃抵抗,羞辱的眼泪终于低落了下来。

  我也学起另一个女孩,闭着眼忍受这一切,除了我刚刚突然喊出声之外,她几乎对我们这边的动静都无动于衷,我后来也才了解到,这样假装没发现身边的人的耻态,对于正在受辱的当事者来说,可以少掉多大的尴尬与羞耻。

  男人看见我已经放弃挣扎的念头,一只手更过分地延着股沟滑进我的私处。

  这还不是最糟的,刚刚一直没有新动作的男人,也已经将他的双手伸进我衣服里面,零距离接触我的肚子与腰部,而且还渐渐往上移动。但真正最糟糕的事,是我身体出现的异样,我全身上下都觉得越来越热,唿吸声音也越来越重,私处也清楚感到在蠢蠢欲动。我竟然有感觉了。

  检查我的两个男人也知道这一点,只是猥亵地相视而笑,正要进行下一个动作时…

  「不要啊!!」旁边传来小可惊吓的大叫声,让我反射性转过头去,眼前的景象几乎把我吓呆了。

  检查另一个女孩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将两手都伸进去女孩的裙中,从裙子的起伏可以看出一只手贴在女孩的屁股揉捏,另一只手则是在她的私处滑动。而另一个男人已经干脆把女孩的衣服掀到腋下,女孩雪白的肚子与白色的胸罩暴露在大家的目光中。她依旧闭目强忍着,不过整个身体已经摇摇欲坠。

  更惨的是小可,她的衣服还安然无恙,不过她的裤子与内裤已经被拉下一半,她白的屁股还贴着男人的双手,股沟还时不时被翻开,相信她的肛门也已经背一览无遗了。

  我整个人呆住了,连男人对我的把玩也顿时失去感觉,也没注意到小可的眼神,她转过头来,发现我看着她看傻了时,也整个人崩溃了。

  「不…不要看!」她在哭声中勉强喊出声来,整个人再也站不住,也顾不得拉起裤子,蹲坐到地板上,双手也放下来掩面哭泣。

  「真是的,你们进度这麽快,让我们这边的美女都不用期待接下来会怎麽玩了。」检查我的其中一个男人看到我的表情,停下手来开口抱怨。

  「是你们玩太慢了,后面还有很多女孩呢!而且我们也剩下五分钟左右,你可别前戏玩太久,却错过最精彩的。」检查小可的其中一个男人答话,小可不配合让他们一时也无法继续下去,但那男人也没有使用暴力,而是对已经检查完小可提包的男人示意,他也会意地去翻出一条粗麻绳,就朝小可走近。

  我想到刚刚男人说过的话,赶忙唿叫小可,但她直到男人将绳子一端从天花板的暗勾垂到她身前才发现。

  「美女,我们讲好的喔!现在哥哥要把你给吊起来了。」男人胁迫地说着,小可吓得连摇头,拚命挣扎,但是三个大汉联手的力气哪是小可抗拒得了的?

  马上小可的双手已经被绑紧拉高,只要再多拉几下,小可就双脚腾空了。

  「想被吊起来吗?」男人打趣地问,小可只能摇头求饶。「那好,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乖乖配合,我就把你的衣服裤子都脱了,吊在这里给后面来的女孩看看不配合的下场。」

  小可想到男人说的处境,脸色被吓得惨白,也不敢再作半点抵抗。

  「你也是喔!我们时间不多了!如果下一批人来之前没检查完的话,我们麻烦你们也不好受吧!乖乖配合!」我身边的男人也对我说着,我也只能用力点头表示配合。

  男人的手已经伸进我的裤子与内裤里头,一个女孩全身上下最隐私的部位,就这样让几个陌生的男人摸个遍了。

  终于那男人也没玩太久就把手抽出裤子,我瞄到他在那兴致勃勃闻着刚刚塞进我股沟的手,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接下来,我原本以爲就是掀衣服脱裤子了,不过他却是退了开来,说:「先这样吧!再拖下去就没时间了。」同时,另外两个女孩也是同样情况,九个男人看来都已经玩够了,一脸满足地远离我们。

  虽然如此,我们三个女孩也不敢乱动,手依旧高高举着,凌乱的衣衫也不敢整理,就这样晾着,等待下一个指令。

  「转过身来吧!」其中一个男人说道,我们转过头去面对他们,发现我们三人眼前都摆着一个纸箱子,另外还都架着一台摄像机,红灯还在闪烁着,看来我们刚刚的凌辱检查通通都被录下来了。

  而在摄像机后方共站了有男有女大约二十个人,比刚刚进来时还多了一些,连同刚刚对我们搜身的九个男人,每个人都用一种猥亵的眼神看着我们,似乎告诉我们这一切还没结束。

  「现在,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下来丢进这个纸箱中,没错,所有!连同你们的内衣裤都要,还有鞋子、袜子,脱完之后面向我们保持刚才搜身时的姿势。」那男人不理会我们脸上充满惊吓的表情,甚至还非常看到我们这副表情似的,残酷地下达了这个指令。

  我们三个女孩都没有动作,毕竟刚刚的配合都是被动的配合,这次却要我们主动在那麽多人面前宽衣解带,这已经超过我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了。

  男人看我们没有动作,就故意问道:「还是要我们帮你们脱吗?」说真的,这问题让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虽然我百般不愿意让那些男人脱我的衣服,不过我还是无法主动作出这种羞耻事,也许被动地接受男人的「帮忙」还比较好一点。

  但这种羞人的要求我还是说不出口,不过男人接下来说的话也免去我开不了口的困扰:「不过你们也要知道,这男人嘛性子就比较急一些了,前面也有女孩不肯脱衣服,结果让我们帮她脱了后,不小心扯破了,我们这也没有提供多余的衣服,只好委屈她穿那件衣不蔽体的破衣服了。这样,你们还需要我们效劳吗?」男人这麽说,又有几个男人朝我们走来,他们那快要喷出欲火的眼神告诉我们,再不主动脱的话他们一定会强行扯破的,只好急忙说着:「我脱!我脱!」不过,从那些男人身后还看得到那摄像机镜头正对着我,代表着录像中的红灯从没间断过,抓着衣服的下缘的手不停颤抖,我觉得我好像没有力气将手举起来了。

  忽然那些男人一声惊唿,小可已经脱下上衣,另一个女孩也正在脱了。看着小可这麽娇小,这麽可爱,好像很需要被人保护的样子,却已经敢放下羞耻先咦步脱衣,我又怎麽能落后她呢?

  一想到这,双手的力气似乎回复了,用力往上一举,我的上衣也离开了我的身体。

  之后,更是趁着这股余劲未退,也把裤子脱了下来,一同放进纸箱子中,片刻间,我们三个女孩就都是以着内衣裤见人了。

  那些人也开始激动了起来,我突然想到那些男人刚刚说的话,原来这就是他们所谓最精采的部分。

  现场虽然情绪激动起来,但是他们显然还不满足,我知道他们要求的是全裸,我也只好将手伸到后面去解开胸罩的背带,之后挂着松垮下来的胸罩,小心以一手遮着胸部,轮流将手穿过肩带,在几乎不曝光之下成功除下胸罩。

  但接下来就困难了,如果要脱去内裤,单用一只手很难脱,但用两只手势必会将全身都展露在大家面前,现在的我只希望少露一秒是一秒,又在那踌躇不肯动作。

  不过男人很了解我们内心弱点,故意看了看表,说:「刚刚你们车掌已经去叫下一批女孩过来了,大概再三分钟吧!如果你们要留到她们过来,或是要跟她们再一次一起检查的话,我们也不反对。」

  这句话成功打破我们的犹豫,我弯下腰,先单手脱下鞋子、袜子,放进纸箱子中,然后一咬牙,两只手迅速抓着内裤两端往下拉到脚边,又迅速将已经不再隐私的私处遮着,用脚挪除内裤。

  现场爆发出男人充满野性的吼叫声,我这才发现我竟是第一个全裸的,不过只是瞬间,另外两个女孩也马上加入全裸的行列。

  「别忘了,脚张开,双手高举,摆出刚才的姿势。」一名男人「好心」提醒,我才发现不管我刚刚怎麽遮,他们早拿定主意知道我遮了也没用,我投降了,正我高举着的双手让我更觉得自己真的投降了。

  那些人看着我们摆好姿势后便缓缓走近,到后来甚至围绕着我们,我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不过他们并没有人伸手,只是把我们当成是个艺术品般品评。

  他们是真的在品评,就这样在我们身边,大肆地聊着:「这个美女的胸型真美啊!」「看不出来她这麽娇小,也有长毛了。」「这也是啊!毕竟都成年了,啊!连腋下也长,看来会是个性感妞喔!」「这美女屁股好翘啊!」「这小妹妹肌肤弹性很好,可惜色泽差了一点。」「比起弹性我刚刚检查的这位美女也不差啊!不信你也捏她的屁股看看。」…诸如此类不堪入耳的话不停传进去我们耳中。

  终于,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门旁把风的人指示说下一批女孩已经到了。

  原本围在我们身边的男人纷纷回去,其中一名男人带着我们要从后门出去,正确的说法是进到校园里面。我这下慌了,我们三人都还是全身赤裸着的。

  「衣服…」我着急着说着,却发现刚刚放衣服的箱子早不知到了何处,更加慌张的我,已经急着哭出来了。

  「先出去吧!你们的衣服被移到里面那栋房子了,要的话就得到那里去拿。」他指着后门望出去正前方的一栋高大的建筑,从这里到那栋建筑少说也有两百公尺。「再说,就算给你们衣服,你们也没时间穿了。快点去吧!」没办法,我们正要依言走出去时,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却又要我们停下来:「你们两个,」他指着我跟另一位女孩,「先出去!你!」他又指着小可,「留下来!」

  小可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另一个女孩顿了一下,就自己走出门去,而我在那不知道要陪小可还是先走一步,停在那不知所措。「「我…怎麽…」小可紧张地发言,她深怕会被迫留下来再受一次凌辱。「因爲你刚刚两次的不配合,所以要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否则对其他乖巧的女孩岂不是不公平?」那男人恶意地说着,我也不敢站出来帮小可说我没关系,只能尴尬地陪小可站在那里。

  那男人示意将一台摄像机取下来,调成拍照模式,然后拿给小可,说:「蹲下去,拿着摄像机向着你的私处照相,照得满意就放你走,不满意就继续到满意爲止,否则就算后面的人进来也不能停,让她们看看不配合的下场。」他这一段话就像是宣判,小可就像是被判了极刑一样,愣在那里。

  不过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让小可无法愣太久,她接过一台摄像机,蹲下身子,将拿着摄像机的手从下面对准自己的私处,一阵闪光伴随着「喀擦」声,从她下体发出。

  她正要交回给那男人,谁知他连拿都没拿,看也没看,就摇着头说:「我不满意,再拍!」

  小可呆住了,拿着摄像机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我终于站出来帮小可讲话了,不过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到我这冲动之举很可能会带来什麽后果,只知道他根本在藉机刁难。

  「那好,」那男人并没有责怪我,只是接过小可的摄像机,放映刚刚的照片影像后,递过来给我,说:「你自己看看吧!告诉我怎麽样。」我有点后悔自己的意气之举,给自己这麽一个尴尬的后果,在当事人旁边看她自己拍的私处照。小可示意我她没关系,我也只好看了一眼那照片影像,这还是我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看到一个人的私处,不过虽然摄像机性能不错,照片却还是拍得很模煳…

  「刚刚看她拍照的手抖成那样,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拍糟了,我本来想帮你们省时间,谁知道你们不领情,反倒白白耽误了这麽久呢!」我愣住不知道该怎麽回话,小可已经暴躁地抢过我手上摄像机,再次蹲下身子,将摄像机伸到跨下,但是气急败坏的她,拿着摄像机的手早就已经晃动不止了,甚至连快门都按不好。「匡啷」一声,摄像机从小可的手上掉落到地面。

  「你是她好友吧!」那男人忽然对着我说,我看着他,点了点头。「那好,你就代替她吧!」「我?」这下轮到我惊讶了,难道要换我拿着摄像机拍我的私处?「她的手这样拍到天黑都拍不清楚,我要你拿着摄像机,帮她拍她的私处。」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沉重冰冷的东西已经放到我手上,小可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把摄像机捡起来递给我了。「求求…你…」她低声哀求着我,我也知道没有时间,就两手拿着摄像机,伸至小可跨下,对准她的私处…再一次的闪光灯与快门声,瞬间变得安静,连刚刚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然而,当我跟小可一擡头,只吓得脸色都绿了。

  除了刚刚的人之外,门旁又多站了四个人,中年女人、另外两个不认识的女孩,还有晴晴…她们三个女孩的脸色也没比我们好上多少。

  「哎呀!这次好像有点玩过火了!」那名男人搔着自己的脸颊,邪恶地说。

  我跟小可已经顾不得一切,也顾不得赤身露体,我起身将摄像机硬塞给那男人,也不理会他说什麽,就这样抓着小可的手一起跑出后门。

  我拉着小可的手一起跑出方屋,沿着柏油路一直往前方的建筑物跑,但是由于光着双脚的关系,跑没多久就因爲刺脚而放慢脚步。但是也已经离方屋有段距离,确定从里面看不到我们这里了。

  小可这时终于溃堤了,蹲在路中间痛哭起来,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想起刚刚的耻辱,还被目前在这间学校少数能谈吐心事的晴晴看到,她会以什麽眼光看我?变态?下贱?一想到这,我甚至连轻生的念头都有动过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这校园真的很大,我极力眺望还看不到校园的尽头,整座校园校地面积这麽大,建筑物却只是零零散散地坐落在各处,目前看到的总共二十多栋的建筑物,很少有几栋是相连或是排成一列的。

  而且这广大的校园却没看到半个人,整条路上就我跟小可两人,又或者是,整个世界彷佛只剩下我们。

  「走吧!」我对小可轻声说着。小可哭完,也稍微平静一些了,而我们若再不走,又被后面的晴晴她们撞见,就只会更尴尬而已,这一点小可也明白,于是我便扶着她,又或是我们互相扶持对方,朝那栋建筑缓缓走去。

  直到我们快到那栋建筑物的时候,才看到其他人影,一个女孩,站在建筑物门口,不过那并不是刚刚那位跟我们一起受辱的女孩。

  她看见我们,微笑着说:「你们终于来了,我刚刚还担心你们会不会是迷了路,走错间了呢,这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你们…怎麽都呆住了呢?」我们没有意识到她说什麽,因爲我们看她看得呆了。

  她的长相,绝对是一位标致的美女,五官清秀,浓眉大眼,鼻子高挺,肤色白皙地像是会反光一样,不过更爲突出的是她的身材,我跟小可都是先注意到她胸前的穿着,会强调胸前是因爲那件衣服就真的只有到下胸而已,那衣服就像是一件有肩带的内搭小可爱,但却被往两侧拉开,呈现宽U字型的开口。而从露出来的一对豪乳来看,少说也有到达E罩杯的等级了。相较之下,她的腰部却又很细,甚至比我还更细一些,这样子的线条也不会不协调,几乎是一个女人的黄金比例了。

  她的下半身却是穿着一件很特别的裙子,那裙子不是用布作的,而是用好几块手掌大的金属牌子并排连接起来的,每一排都有四块金属牌,长度大概只能刚好到大腿往下一点点,屁股部分更是连遮不遮得住都是个问题,而排与排之间的宽度刚好是金属牌的宽度,所以当她静止时能勉强并拢挡住,但只要一摆动,裙内风光绝对是一览无遗,而我们都惊讶地发现,可以直接从她的裙里看见她那白皙的耻丘,她竟然没有穿内裤!

  她看着我们呆住的眼神,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会过意来,又微笑着说:「怎麽了?你们也想试试我这一件呢?」她优雅地转了个圈,裙子随风摇摆,她那白得无暇的屁股、光滑白皙的耻丘更加显露出来,直到她停下来后好一会儿,牌裙的摆荡静止后,才又发挥那薄弱的遮掩作用。

  我跟小可听到后连忙摇头,要我们穿成这样见人真是比要我们死还难受,但是又真的…好美。

  「好啦!看来你们是回过神了,快快穿上衣服吧!别着凉了,」她的微笑更加灿烂,「你们现在这样呢,可比我这样还羞呢!」她这一说,我们才想到我们现在可是全身赤裸着,立刻羞着拿回放着自己衣物与提包的纸箱,不过怎麽翻,都找不到应该最先穿上的衣物。

  「我的内衣裤?」我看着那女孩,不安的问。

  「那个啊,我们把它扔了,我们这间学校的规定呢,除非特别恩准,不然啊,我们终生都与这些贴身内衣裤无缘了,就像这样。」她俏皮地抓起她裙子的两排金属牌子网上掀,再次露出那本来不该这麽轻易外露的部位。

  我们知道跟她争也拿不回来这些不再属于我的东西,只好拿回我原本的裤子穿上,低头看到自己的下体,心里突然兴起一个奇妙的差异感…「这不是我的鞋子…」小可微弱地说着,将我的注意力移了过去,我看见她手上提着的小号鞋子,刚刚我虽然没有特别注意到她是穿什麽鞋子,但我可以很肯定那是一双平底鞋,而不是现在小可提的这双,这是一双高跟鞋。

  「哦,这个啊,你们的鞋子也扔掉了,这双是依据你们原本的鞋号新拿的高跟鞋,你们要知道啊,正式入学之后,还有个万一的机会可以穿回内衣内裤,不过平常的鞋子呢,就没办法了,以后脚底只有两种情况,一个呢就是光着脚丫子,另一个呢就是这样了,」她也指着自己的脚,我这时才发现她那原本就高佻的双腿下面,还踩着一双高得吓人的高跟长靴,那鞋后跟都超过十公分以上了。

  「我这双呢是十五公分高的,跑起来还不习惯,你呢,我看到拿来的鞋号小,估计你身子应该是娇小型的,一下子拿太高怕会让你很痛苦,所以呢,我就先帮你找了一双六公分的,让你先勉强适应一下,明天的入学仪式之后呢,最底限就是八公分,不能再低了。而你呢,我就只能拿八公分的了,如果太多不合规定被发现,我是得挨罚的,就请你多多忍受了。」

  我找出出现在我的纸箱中的新鞋子,的确比起小可的还要高,我跟小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穿上它们。

  「哎呀!是不是下一批已经到了啊!」那女孩忽然望向远方惊唿,我跟小可顺着她看的方向转去,果然看到有三个同样裸着身子的女孩缓缓朝我们这边移动。

  「快点快点,她们的东西我还没搬过来啊,你们两个,先把衣服穿好,到屋子里面去吧!已经有很多跟你们一样的新学生在里面等候了,你们进去后找穿跟我一样服装的学生,她们都是你们的学姊,人都很好的,好了,不说了,我得先忙了。」

  那女孩说完就小跑步离开,我们看到她穿着那身装扮跑动的背影又不自觉呆住了,不过马上就回过神来,两人赶紧穿上衣服后,不得已只好穿上那双新的高跟鞋。

  这是我第一次穿有跟的啊!马上就要穿这种鞋跟又高又细的,而且因爲是新鞋子的关系,穿起来又会绑脚,穿上之后别说走了,连站都摇摇欲坠的。小可也是如此,我们两人站在地上却像是踩在一颗球上不停摇晃又不敢移动脚步。

  小可尝试踏出几步,摇摇晃晃地都才只走一小格,鞋跟还一直被地面敲歪。

  我也尝试走了一步路,但一擡起腿,立在地面上的脚忽然往旁边一拐,我整个人差点摔倒,幸好有小可扶着。

  我们两人干脆把手勾着紧紧的,轮流一步一步走,只要其中一人快要跌倒,另一个人就拚命地扶住她,就这样好不容易终于走进去屋里。

  「从小一直听着长辈们的教导,要珍惜自己的贞操,在遇到深爱的人前,不要任意交出自己的第一次。在进入这间学校后,我就知道,失去贞操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只是,我绝对想像不到,这一天会来得这麽快,更想不到的是,这间学校会是这麽」重视「我们的第一次之夜…」

  【待续】

      24598字节

    总字节数:288380[ 此帖被小心流氓在2014-10-14 00:12重新编辑 ]